|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报道 » 正文

铁矿石期货:从中国“小声音”到中国“好声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0-28  浏览次数:2160
核心提示:铁矿石期货:从中国“小声音”到中国“好声音”
 “中国铁矿石产业最大的悲哀就是‘大象踏着蚂蚁的脚步在跳舞’,中国拥有数以千万计的进口需求却没有国际定价权。”上海钢之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文章的话经典概括了当前中国铁矿石产业定价权缺失的现状和无奈。
  10月中旬,中国证券报记者响应大商所号召,深入长江三角洲7个县市,纵横2000多公里,相继走访了钢之家、中天钢铁、南钢集团、马钢集团以及龙桥矿业等企业,并与来自铁矿石贸易商、海外矿山、船运公司等企业的代表进行了深入交流。
  在调研中,受访企业对大商所铁矿石期货表示了强烈的支持和浓厚的兴趣。他们一致认为,虽然铁矿石期货在短期内难以撼动普氏指数在铁矿石市场的话语权,但长期来看,上市这一品种是中国市场必须跨出的关键一步,是铁矿石市场上中国声音实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必要举措。
  三座矿山 垄断铁矿石定价
  “目前公司乃至整个中国的铁矿石定价主要参照国际上的普氏指数、各地区成交价以及钢材指数,其中又以普氏指数为主,它是国内外铁矿石定价的主要依据,对国内的趋势指导意义还是较强的。”拥有铁矿石矿山的安徽省庐江龙桥矿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在说明公司如何定价时坦言。
  调研中,有受访企业表示,他们采购的长协铁矿石,澳矿以船运到岸时当月的普氏指数平均价来计价,比如10月19日到岸的船货,其价格为10月1日至19日普氏铁矿石指数的平均价。
  据永安期货分析师张丽丽介绍,铁矿石贸易体系中存在两种定价模式:长协体系和现货体系。其中,现货体系是依据普氏铁矿石指数来定价的,长协体系定价模式则渊源颇深,也是困扰钢企并影响其利润的主要因素。2010年3月,巴西淡水河谷(Vale)率先实行季度定价,之后澳大利亚力拓(Rio Tinto)和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与多数亚洲客户以到岸价基础达成协议,季度定价机制取代了运行30年的年度定价机制。同时,定价基准由离岸价转为到岸价,指数定价模式随之产生。仅仅运行两个季度后,2011年初,必和必拓开始推行月度定价,力拓也放弃了季度定价,转向按季度、月度甚至每天定价的灵活定价策略,这也就是目前运行的“长协体系”。虽然协议时期依然较长,但其定价机制逐步贴近现货,目前定价依据是美国普氏能源资讯(Platts)制定的普氏铁矿石指数。
  普氏铁矿石指数诞生于2008年6月,是时恰逢金融危机,铁矿石价格暴跌,年度定价的长协体系瓦解,矿商急于寻求全球铁矿石定价标尺,可以说普氏指数是应运而生。但普氏指数的形成过程是美国普氏能源资讯公司在伦敦、新加坡等地的分析师通过电话和即时通讯工具,与市场参与者交流关于交易、询价和报价的信息。在每个交易日结束时,普氏的分析师评估后形成当天的指数价格。“这种估价、而非所有成交加权平均的“指数”,极易被操纵,且反映不了市场成交的真实情况。”张丽丽说。
  中原期货高级分析师尚金宇也认为,自2010年起,铁矿石贸易均采用普氏指数作为定价依据,瓦解了运行30年的年度谈判定价模式。普氏指数是对少数样本报价的“评估价”、而非所有成交加权平均的“指数”,极易被操纵。
  “目前普氏指数的定价模式对于中国而言是置中国于被动地位。” 钢之家网站炉料部经理陈艳表示。
  需求庞大 中国缘何丢失定价权
  “中国铁矿石产业最大的悲哀就是‘大象踏着蚂蚁的脚步在跳舞’,中国拥有数以千万计的进口需求却没有国际定价权。”上海钢之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吴文章的话经典概括了当前中国铁矿石产业定价权缺失的现状和无奈。
  由于中国的铁矿石品位较低,我国自产铁矿石远不能满足国内钢铁生产的需要。据国信期货资深分析师施雨辰介绍,2008年后,由于开采品位的下降,我国的成品矿生产并未出现大幅增长,在钢铁产能持续扩张的背景下,铁矿石的供需差距进一步被拉大,中国不得不进口更多的铁矿石以满足钢铁生产要求。2012年,中国进口铁矿石7.44亿吨,同比增长8.4%,铁矿石进口依存度超过63%。
  另一方面,中国铁矿石生产成本远高于国外,使国内矿缺乏竞争力。据计算,我国铁矿石开采总成本超过50美元/吨,鞍钢、太钢、包钢等企业超过80美元/吨,中小型矿山企业成本更高,部分甚至超过100美元/吨。相比之下,巴西的成本较低,不足30美元/吨,澳大利亚矿山的成本在40美元/吨左右。
  “中国进口铁矿石数量逐年升高,推动国际铁矿石价格攀升,令国内钢铁企业受制于人,难以进行成本控制,经营困难。”施雨辰感叹道。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但拥有巨大需求的中国市场却在铁矿石定价方面毫无话语权,施雨辰认为其原因在于三点。其一,虽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但中国的钢铁企业和贸易商有数千家,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生产集中度低。其二,全球铁矿石三大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力拓和必和必拓)的产量之和超过了全球铁矿石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在铁矿石生产方面具有较强的垄断性,使其在铁矿石定价方面的话语权超过了中国的企业。其三,全球铁矿石贸易主要通过海运进行,三大矿山近几年不断扩建自己的船队,以自有船舶将铁矿石运输到买家所在国的港口。当矿山认为目前铁矿石价格过低时,可以选择降低船舶航行速度,使铁矿石到港量减少,从而造成货源紧张,人为提升铁矿石现货价格。
  2007年后,不少中国企业开始在国外购买矿山,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投资方几乎全部亏损。这是因为,对中国出售的铁矿项目,往往处于交通不便地区、铁矿石开采难度较大,缺乏码头、电厂等设施。因此,国内企业必须先建设铁路、码头甚至电厂,才可将铁矿石运输至中国,等到这些工程都完成了、矿山最终开始投产,已经错过了铁矿石价格上升的周期。
  “中国企业在国外购买的矿山,多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并未能抢占国际市场。”施雨辰举例说,中信泰富原计划投资42亿美元,收购的两个澳洲矿山将从2009年初开始投产。然而,在建设过程中,由于各项原料及人工费用上涨,且开采难度较大,投产时间不断推迟,成本一再提升。目前该项目已经投入78亿美元,预计总投入接近100亿美元,从2012年底才开始小范围投产。据澳洲其他矿商透露,该项目铁矿石开采总成本接近120美元/吨,而力拓等企业的成本仅40美元/吨。中信泰富收回成本遥遥无期,可以说是一次并不成功的投资。
  期货上市 中国声音从无到有
  “我对于我国上市铁矿石期货是非常引以为自豪的,铁矿石期货上市后一定会成为备受全球关注的中国期货品种。大商所成功上市该品种后,一定会影响全球铁矿石市场定价,中国在全球铁矿石市场的定价地位一定会提高。当然,这还需要产业客户的广泛关注和参与。”钢之家总经理吴文章对铁矿石期货寄予了厚望。
  “虽然短时间内,铁矿石期货难以改变国外的垄断格局,但铁矿石期货上市对于中国争夺定价权的重要意义在于让中国声音‘无声变有声,小声变大声’。”南钢股份董秘徐林的经典总结概括了许多受访的钢铁企业态度。
  万达期货分析师夏君彦表示,目前铁矿石、煤、焦等原材料占到钢材完全成本的60%,之前产业链由于缺少铁矿石期货这个重要的一环,而无法很好地规避风险敞口。钢企参与钢材期货的积极性并不高。而金融化了的铁矿石,以及全产业链风险管理工具的逐渐完善,也对钢厂风险管理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
  “随着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正式挂牌上市,结合之前已上市的钢材、焦炭、焦煤以及动力煤,期货商品市场打造了一条航母级的‘黑色金属产业链’。”夏君彦指出,铁矿石期货的另一功能是发现价格,可上升到争夺话语权的高度。铁矿石期货有庞大的产业客户基础做支撑,只要参与群体足够广、交易量(包括交割量)足够大,届时铁矿石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将发挥强大的作用,无可避免地会冲击到铁矿石传统的定价模式。
  受访企业一致认为,铁矿石期货在短期内难以撼动普氏指数在铁矿石市场的话语权,但长期来看,上市这一品种是中国市场必须跨出的关键一步,是铁矿石市场上中国声音实现从无到有的重要一步。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