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报道 » 正文

2019年全球矿业展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2-24  浏览次数:1319
核心提示:2019年全球矿业展望
 作者简介:闫卫东,主要从事矿产资源形势分析工作,单位: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自然资源部战略研究重点实验室。

2018年下半年以来,受到贸易战升级的影响,世界经济强劲复苏的势头戛然而止,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增速下降,发展中经济体也受到明显影响。与此同时,国际矿产品价格由快速回升转为大幅下跌,全球矿业资本市场受挫。发达国家放松矿产资源政策,一些发展中国家则普遍提高对矿产资源开发收益的诉求。展望2019年,全球矿业仍然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和资源民族主义的双重挑战。

贸易战升级,世界经济增速放缓

受到贸易战升级的影响,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明显放缓,为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蒙上了一层阴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在2018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增速从3.9%下调至3.7%(表1)。

2018年第三季度,美国、日本、欧元区等经济增速下滑,其中日本GDP增速降至-2.5%(图1)。IMF将发达经济体2019年经济增速从2.2%下调为2.1%,其中美国从2.7%下调为2.5%,欧元区、日本维持1.9%和0.9%的增速不变。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也出现了下降。其中印度从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7.1%、8.2%降为7.1%;中国从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6.8%、6.7%降为6.5%。IMF将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GDP增速从5.1%下调为4.7%,其中印度从7.5%下调为7.4%;中国从6.4%下调为6.2%。

从区域上看,印度洋国家仍然保持较快经济增长速度,特别是印度、孟加拉国等南亚国家,以及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吉布提等东非国家。东南亚国家中,缅甸、越南、老挝、菲律宾、柬埔寨等增速较快。西非国家,包括科特迪瓦、加纳、贝宁、塞内加尔、几内亚经济增速较快。总体上看,撒哈拉以南国家已经走出低谷。东欧国家经济普遍回升,特别是罗马尼亚。

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OPEC”)成员国中,利比亚、伊拉克经济继续大幅回升,而委内瑞拉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2018年GDP呈现两位数降幅。受制裁影响,伊朗经济出现萎缩。其他OPEC成员国如印度尼西亚、科威特、加蓬、安哥拉经济增速在3%~10%之间,尼日利亚、阿联酋等国则低于3%。

2018年第三季度,受到矿产品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除智利和南非外,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俄罗斯、秘鲁等重要矿产资源国GDP增幅下降(图2)。

2019年,世界经济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特别是贸易战升级、地缘冲突使得全球经济风险加剧,美国“退群”、英国脱欧、卡塔尔退出OPEC,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受到严重挑战。

 

世界矿产勘查投入连续回升,重大勘探成果显著

据标普全球财智(S&P Global MarketIntelligence)对勘查投资预算在10万美元以上的1651家矿业公司的统计,2018年有色金属矿产(不包括铁矿石、煤和铝)勘查投资预算为96.2亿美元,估计全球矿产勘查投资为101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19%,这也是连续第二年回升,矿产品价格回升以及矿业公司利润增加是矿产勘查投资增加的主要原因(图3)。澳大利亚矿业咨询公司MinEx经理理查德·邵迪(Richard Schodde)预计,到2025年,全球矿产勘查投资将增长32%。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计算,2018年前三季度,澳大利亚矿产(不包括油气)勘查投资额累计为15.89亿澳元,较2017年同期的12.58亿澳元增长26.3%;钻探进尺735.9万m,较2017年同期的618.4万m增长19%。其中新区勘探投资为5.67亿澳元,增长42.5%;钻探工作量为264.5万m,增长31.7%。

2018年全球金矿勘查取得重要进展。2018年底,澳大利亚矿山资讯网评出十大钻探成果,分别是澳大利亚的麦格尼特山(MountMagnet)金矿、福斯特维尔(Fosterville)金矿、昆达纳(Kundana)金矿、达尔加兰加(Dalgaranga)金矿,加拿大的帕特森湖南(Patterson Lake South)铀矿、鲁克1号(Rook 1)号铀矿和温德福尔(Windfall)金矿项目,民主刚果的曼诺诺(Manono)锂矿项目,马里的斯亚马(Syama)金矿,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凯南图(Kainantu)金矿项目。从以上项目看,有一半以上属于金矿项目,特别是在西澳地区,砾岩型金矿成为矿业公司关注的重点对象。一些项目金品位超出科学家的想象,例如西澳州的贝塔亨特(Beta Hunt)金矿。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8年矿业巨头纷纷加大勘探投入并取得重要成果。例如,必和必拓公司在南澳州奥林匹克坝铜铀金矿附近取得一个新发现,成矿类型为IOCG(铁氧化物-铜-金矿)型,公司钻探了4个孔,其中一个孔见矿425.7m,铜品位3.04%、金品位0.59 g/t、铀品位0.0346%、银品位6.03 g/t。力拓在西澳州取得一个名为威努(Winu)的新发现,尽管力拓公司尚未公布信息,但外界普遍猜测是个大型铜金矿。受到两家公司在澳大利亚找矿取得重要进展的影响,其他矿业公司纷纷加大在澳大利亚的勘探投入。另外,英美集团在巴西也取得了一个重要铜矿发现。

从矿床规模来看,经过密集勘探,厄瓜多尔的卡斯卡维尔铜矿,刚果(金)的卡莫阿铜矿和曼诺诺锂矿都已经进入世界级矿床行列。其中,卡斯卡维尔铜矿推定和推测资源量为29.5亿t,铜当量品位0.52%,即铜金属当量1 540万t;曼诺诺锂矿探明、推定和推测资源量为4.004亿t,锂氧化物品位1.66%、锡0.075%、钽0.0033%,即含锂氧化物664万t、锡30万t、钽1.32万t。

世界经济全面复苏,全球矿产勘查投入增长,矿业项目开发投资在经历连续多年下滑后也将逐步回升(图4),一些沉寂数十年的大型矿业项目即将投入开发,例如位于远东地区的乌多坎铜矿。

2018年底,阿戈诺特证券公司(Argonaut Securities)选出9个最佳未开发项目。其中包括澳大利亚的亚布拉(Abra)铅矿、麦克菲拉米斯金矿、霍兰德山(Mt Holland)锂矿和湖井(Lake Wells)钾盐项目,缅甸的鲍德温(Bawdwin)锌矿,加纳的南迪尼(Namdini)金矿,巴西森特罗金矿(CentroGold),博茨瓦纳的T3铜矿,布基纳法索的圣布拉多(Sanbrado)金矿,这些项目都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

大宗矿产品供应增长,国际矿产品市场波动加剧

大宗矿产普遍呈现增长态势,其中粗钢产量增长强劲。据世界钢铁协会对64个成员经济体的统计,2018年1~11月,世界粗钢产量为16.47亿t,同比增长4.7%。其中,中国粗钢产量为8.57亿t,增长6.7%;印度产量为0.97亿t,增长4.9%;日本产量为0.96亿t,下降0.1%;美国产量为0.79亿t,增长5.7%。2018年1~11月,越南粗钢产量为0.13亿t,增幅35.9%,成为增幅最快的重要产钢国家。

受到需求增长,俄罗斯、伊朗遭到制裁,委内瑞拉、墨西哥产量下降,中东地区冲突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国际油价连续第二个年度上涨(图5)。2018年OPEC、西德克萨斯(WTI)和布伦特(Brent)原油均价分别为70.7美元/桶、66.3美元/桶和72.22美元/桶,分别较2017年增长25.7%、23.3%和24.8%。

主要金属价格总体上在过去30年均价上下震荡,波动加剧(图6)。2018年初,延续2017年上涨趋势,国际矿产品价格上涨,并创近年来新高。但是在下半年,受到贸易战升级的影响,国际矿产品价格开始回落,且跌幅明显。以铜为例,6月曾创下7 348美元/t的四年来新高,但是从下半年开始下跌,最低跌至5 773美元/t,跌幅27%。其他金属,如铝、铅、锌、镍、锡等也出现类似的走势。受到市场供应紧张以及主要生产国矿业政策的影响,国际钴价一路上扬,并创十多年来新高。但是从6月开始下跌,目前价格已经下跌近一半。

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估计,2018/2019年,世界矿山铜增幅只有0.3%,预计2019/2020年增幅将达到4%,未来三年,平均增幅为2.2%。从世界三大金属交易所铜库存看,自2018年3月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 (图7)。这可能对未来铜价会构成一定支撑。

价格波动也影响了重要矿产资源国矿产品出口,增幅下降。2018年,巴西铁矿石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为3.94亿t和201亿美元,分别较2017年的3.84亿t和192亿美元增长2.6%和4.7%,虽然出口量增幅与2017年持平,但出口额增速远远低于上个年度的44%。从巴西铁矿石和智利铜矿出口月度变化情况看,2018年初都有一个快速下降的过程,全年增幅缓慢,总体上不如2017年增长迅猛(图8)。

中国等国家新能源汽车发展迅速,带动储能市场快速发展。与储能相关的石墨、锂、钴、钒等矿产品市场需求前景广阔,特别是钒价创近十年来的新高,充分表明投资者看好未来大规模储能市场。

矿业公司经营状况好转,但投资更加理性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前40家矿业公司利润持续上升,从2016年起扭亏为盈,估计2018利润将增至760亿美元。尽管如此,其项目总投资只有480亿美元,仅为12年之前的水平。从大型矿业项目上来看,数量非常有限。

摩根士丹利研究报告显示,2008~2017年,全球前40家矿业公司项目总投资的1/3,即超过2 700亿美元的资产被减计。目前,矿业公司投资更加注重投资回报,不再盲目扩张。

从标普全球财智统计数据看,2006年以来,全球矿业公司并购总体呈现下降趋势,2016年并购已经降至金融危机时的水平,近年来也没有明显回升(图9)。

据彭博通讯社统计,2018年全球有1 349起矿业并购,涉及金额863亿美元,创5年来新高。在上轮矿业繁荣期间,有三年矿业公司年并购额超过1 000亿美元,其中2012年达到创纪录的1 490亿美元,但到2015年仅有500亿美元。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矿业并购可能回升。标普全球财智则认为,随着矿产品价格回升和矿业公司利润增加,将有可能增加矿产勘查投入。从2018年看,必和必拓、力拓等矿业巨头明显增加了矿产勘查投资。

从矿种看,与新能源汽车有关的锂、钴、镍、石墨等矿产成为矿业公司关注的重点矿种,自从2015年以来,钴和锂的勘查投资增长了500%,仅2018年就增长82%。

重要资源国加强战略资源管控,大幅提升矿业税费

越来越多的国家重视战略矿产资源,美国、欧盟等发达经济体建立关键矿产目录,放松政策限制,扩大国内供应。而刚果(金)、赞比亚则将优势矿产列入战略矿产目录,并大幅提高矿业权益金比率。

美国、欧盟和日本高度重视关键矿产。2018年5月份,美国将关键矿产目录扩大到35种,包括能源矿产1种(铀),黑色金属矿产4种(铬,锰,钒,钛),有色金属7种(铝,镁,钴,钨,锡,锑,铋),贵金属1种(铂族金属),“三稀”(稀有、稀土和稀散)矿产17种(铌,钽,铍,锂,锶,铷,铯,锆,铪,稀土元素,钪,锗,镓,铟,铼,碲,砷),非金属矿产4种(萤石,钾盐,重晶石,石墨),气体矿产1种(氦)。

为促进本国矿业发展,巴西对矿业管理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一是撤销矿产开发管理机构,成立负责矿业监管的国家矿产局;二是提高矿业权益金,将计征基础从净销售额改为销售总收入,并按照价格变化实行浮动比率;三是建立战略矿产目录,涉及矿产包括稀土、锂和硅等;四是开放更多地区勘探,特别是亚马逊流域;五是恢复铀矿开采,发展核电。

2018年12月份,刚果(金)宣布将钴列为战略性矿产,将钴、钽和锗矿的权益金比率上调至10%。赞比亚政府宣布将浮动权益金(3%~9%)比率普遍提高1.5个百分点。另外还将对贵重矿产,包括黄金和宝石,新增出口税,税率为15%。

沙特阿拉伯、厄瓜多尔和尼日利亚等OPEC成员国为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摆脱对油气资源的过度依赖,纷纷出台政策开发自己的优势矿产资源。比如,沙特阿拉伯设立工业园区,开发丰富的磷矿资源。厄瓜多尔和尼日利亚则吸引外国投资其丰富的铜、金和铅锌资源。

展望2019年,贸易保护主义和资源民族主义仍将是阻碍世界经济和全球矿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全球矿业发展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如果贸易战缓和,世界经济则能重拾升势,发展中经济体增幅加快,矿产品需求持续增长,矿业勘查开发投资持续回升。否则,贸易战升级,更多国家受到影响,世界经济则面临下行压力,全球矿业也将再度陷入深度调整之中。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