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报道 » 正文

金属矿产品市场中的危与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09  浏览次数:3569
核心提示:金属矿产品市场中的危与机
 作为矿产品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金属矿产品市场表现受到关注,除传统的贵金属之外,基本金属在整体低迷的态势之下,亦有个别矿种表现抢眼。尤其是金属矿产与技术创新、产业变革相碰撞,未来面临更多的发展机遇,市场需求不断增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在支撑矿业市场的同时,逐渐成为矿业发展的新业态、新元素。

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矿产品供求与贸易、全球矿业形势论坛上,国内外矿业领域的专家学者对金属矿产品市场供求形势进行交流探讨,试图通过分析金属矿产品市场中的危与机,准确把脉整个矿产品市场,并做出新趋势的预判。

贵金属表现不俗

从整体上看,黄金、白银、铂金等贵金属市场均有不同凡响的表现,尤其是黄金。“2019年表现得最好的一类资产是以黄金为主的贵金属资产,其整体表现是最为抢眼的。”中银国际环球商品首席执行官姚磊表示。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造成冲击,而这种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又把黄金的抗风险、保值增值、保障金融安全的特殊作用凸显出来。受此影响,2018年国际金价反复振荡,总体呈现先抑后扬的态势,全年均价1271美元/盎司,相比2017年的1255美元/盎司上涨1.23%。2019年1~5月,金价仍然延续振荡上行走势。

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黄金总供给量是4671吨,同比增长1.6%,矿产金和再生金均小幅上升,其中矿产金产量3503吨,同比增长2%,创历史新高。全球主要产金国中,印尼、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产量均有显著增长,中国、美国、南非和苏丹的产量略有下降。

从需求方面看,黄金的需求主要有4个方面,即首饰金、工业金、投资金和官方购买金。2018年全球黄金总需求量是4364吨,同比增长8%,创3年来新高。从消费的需求来看,2018年全球黄金消费量达到了3200吨,其中我国的黄金消费量占比最大,达到1151吨,同比增长5.7%,已经连续6年居全球第一位。

一位业内专家分析称,今年推动黄金上涨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个是长期原因,一个短期原因。从长期来看,全球货币宽松及央行增持都对黄金价格形成了影响,导致长期黄金投资是看涨的。从短期看,实物型黄金和中美贸易摩擦都推动了黄金价格的上行。

今年以来,各国央行加大了黄金购买量。截至今年7月,全球官方净购金量超过了400吨,黄金储备量达到34407吨,其中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央行成为最大的黄金买家,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也大量增加黄金购买量。同时,在全球范围内,黄金运回潮正在兴起,俄罗斯、意大利、土耳其等13国已经将储存在英美两国的黄金运回本国。

近年来,我国的黄金消费市场持续回暖,同时受地缘政治经济形势的影响,黄金投资避险功能显现,对黄金投资的需求有巨大的上升空间。2019年上半年,中国黄金消费量是523吨,其中首饰金消费稳中有升。

“未来地域政治风险持续存在,各国央行继续提升储蓄黄金多元化,配置黄金的比例将进一步提高。从长远来看,黄金的发展趋势是乐观向好的。综合分析国内外经济形势,黄金行业正处于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的发展环境中。”中国黄金集团霍松龄表示。

黄金市场的优异表现,带动了金矿投资并购和金矿勘查预算的上升。标普全球财智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9个月,金矿公司并购达到14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倍。2018年全球黄金勘查投资预算为48.5亿美元,在各大矿种中居第一位,占56%,较上年增长18%。

“金矿的储藏量、发现量大幅度减少,新矿藏越来越少,需要一些时间进行调整。并且,很多金矿产品不是马上能够上到生产线中。”美国标普全球财智高级分析师马克·弗格森称。

贵金属牛市开始时,白银价格也酝酿着上涨。根据世界白银协会发布的《2019年世界白银调查报告》,2018年全球白银实际需求创下3年新高,超过10亿盎司,较2017年增长4%。同时,全球银矿产量连续第3年下降,2018年下降2%,至8.557亿盎司。

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波白银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市场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市场需求的增加推动了白银价格上行。贵金属的牛市刚刚开始,金价突破1400美元并不是新闻,但今年晚些时候可能开始的白银价格大涨将成为大新闻。

有色金属市场走向分化

基于宏观环境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整个基本金属和黄金避险属性是刚好相反的。因为工业属性很强,基本金属整体上处于普遍下挫态势,铜、铝、铅和锌等金属价格低迷,而镍的出色表现是个例外。

“宏观上看,美国经济整体上是稳健的,美联储对于经济的判断并不是悲观的,中长期还是稳中向好的。中国的宏观经济,即使在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依然是稳中有进,整体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姚磊称,中国经济增长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也是没有改变的,这一点与美国、美联储对于美国自己经济的情况看法比较一致。

作为基本金属里最大的一块,铜在中美贸易争端开始以来受到了一些影响。近两年来,铜低位调整,同时美国CFTC的指数有了新高,市场指数较为悲观。

供应方面,目前市场对于全球铜金矿供应的小幅下滑是达成共识的,各个不同的研究机构对于供给侧的变化都有不同的分析,但整体上基本是一个共识。品位、天气以及供给侧等对铜金矿的供应都形成了很大的影响。

姚磊认为,铜更大的问题在需求一侧。对于铜需求,整体下滑是一个比较一致的看法,但不知道下滑的程度。也就是说,对于整个铜无论是中国还是国际需求,到底会下滑多大,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中国作为全球铜最主要的消费国,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未知数。所以,整体铜的价格失去了反弹,呈现弱势振荡。

镍被称为今年的明星产品。其表现不仅超过了所有基本金属,甚至超过了黄金、钯金的表现。数据显示,镍价从今年初的不到11000美元/吨一路上涨至18000美元/吨以上,涨幅接近80%。镍是供给侧的一个变局。印尼政府提前禁止镍矿出口,导致整个镍供需不平衡,进而推动了镍价上涨。

据了解,在全球镍矿的生产中,印尼占最大的一个份额。2014年,印尼政府就禁止过一次镍矿的出口。中国是印尼镍矿主要的进口国,那时我国对于印尼镍矿的进口连续3年为零。当时,中国镍矿的需求转移到了菲律宾。而当前,菲律宾矿镍矿品位的下滑,不足以填补印尼政府禁矿造成的缺口。这使得供给侧因为印尼政府禁止镍矿出口而对原本相对均衡的镍的市场产生了一个绝对性影响。

除了不锈钢的消费,镍还可以作为电池的新兴能源领域的消费。也正是这一点,市场对于镍未来在新兴能源、电池领域的需求充满了期待。所以,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价格都有利的情况下,导致现在镍在今年的价格表现突出。

除了镍之外,锂、钴等金属矿产品也表现出不错的市场前景。伴随着电池领域的发展,市场对锂、钴等电池矿产有更多的需求。

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锂勘查投资预算为2.47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钴勘查投资预算为1.10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倍。

当前,受到需求增长趋缓以及政策等因素影响,与动力电池相关的矿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国际钴价从2016年初的2.1万美元涨至2018年4月的9.4万美元,此后连续下跌,2019年8月曾一度跌至2.2万美元/吨。

“锂矿和钴矿受到关注。2019年全球锂的勘查预算不断增加,跟之前相比有很快的增长。钴的勘查预算也出现了增长。但2019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那就是很多公司愿意做钴矿的开采了。”美国标普全球财智高级分析师马克·弗格森称。

“从需求增长上看,有色金属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的需求是在下降,但增长率并不能够反映全球市场上的所有情况。因为如果增长率基数比较大,其下降后的绝对量还是非常大的。尽管趋势有所减缓,但这是一个增长趋势。”英国CRU中国区的首席执行官约翰逊表示,中国还是未来大宗商品增长的一个主要驱动力,尤其是铝、锂、钴和镍等,还有一些大宗商品在中国的推动力并不是非常大,主要是铅和锡。

铁矿石市场积蓄能量

由于矿山安全事故、恶劣天气、地缘冲突等非生产性因素影响,国际铁矿石价格剧烈震荡,多次上演“过山车行情”。

今年1月份,巴西铁矿尾矿坝溃决事件以及澳大利亚洪水的叠加效应,致使铁矿石出口中断,由此造成国际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大连期货交易所铁矿石价格从事故前的530元/吨涨至7月份的920元/吨,涨幅超过70%。此后,铁矿石价格一路走低,8月份曾跌至600元/吨,跌幅超过30%。

价格波动也影响了铁矿石产品出口。2018年,巴西铁矿石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为3.94亿吨和201亿美元,分别较上年的3.84亿吨和192亿美元增长2.8%和4.6%。2019年前8个月,巴西铁矿石出口量2.25亿吨,同比下降11.9%;出口额为14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7%。

作为世界上主要的铁矿石进口国,中国经济发展对铁矿石需求及整个铁矿石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尽管中国GDP的增长有所减缓,但中国的宏观经济即使在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依然是稳中有进,整体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中国经济增长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关于高品位的钢和铁矿石的需求对中国来说是很有必要的,对每个消费者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瑞典原材料咨询公司高级分析师安东·罗福表示,中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快速增长,社会中的钢铁产量和需求量还没有达到欧洲和美国的水平。所以说,对于中国来说,钢铁需求量一定会走高的。我们将会在未来需要更多的铁矿石,但是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可以达到一个比较高的增长值。

据世界钢铁协会统计,2018年世界粗钢产量为18.1亿吨,较2017年增长4.6%,印度钢铁产量超过日本居世界第二位。2018年前8个月,世界粗钢产量累计为12.40亿吨,同比增长4.4%。中国粗钢产量为6.65亿吨,同比增长9.1%,美国粗钢产量为5923万吨,增长4.1%。

“我们在做预测的时候希望能保守一点,但我们不认为铁矿石价格会走低到几年前的水平。”安东·罗福提醒,关注铁矿石发展的时候,会发现其平均品位是下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社会需要铁矿石的量更多了,需要更多、更好的铁矿石来中和比较差的铁矿石,对于高品位的钢铁,以及复杂性的合成产品来说更是如此。

无疑,未来钢铁需求将会增长,而钢铁工业也将会重新聚焦到高品质发展上,这将对铁矿石产业链产生影响。例如,铁矿石品位下降,便意味着市场需要更高品质的铁矿石进行弥补。对于铁矿石生产商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市场可期,但对于铁矿石生产商而言,实现高品质、可持续发展,是其当前面临的最棘手的现实问题。这其中,技术革新至关重要。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