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报道 » 正文

为什么说铁矿石资源保障,是我国钢铁行业长期之“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19  浏览次数:225
核心提示:为什么说铁矿石资源保障,是我国钢铁行业长期之“痛”?
 “由于铁矿石供应高度集中,而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原料定价话语权缺失,使得铁矿石供应谈判处处受制于人,造成铁矿石价格波动剧烈。2019年,我国进口铁矿平均价格同比增加33.6%。”在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日前推出的《钢铁产业高质量发展及企业对策专题研究》视频讲座中,该院矿产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松波一语道破。
  针对我国钢铁行业面临的资源保障问题,张松波认为,必须将建设高质量资源保障体系提升至落实国家总体安全观及实现“六稳六保”、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高度去重视。
  行业“痛”在何处?
  21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带动了钢铁行业的急剧增长,伴随着铁矿石需求的剧增,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并剧烈波动,成为钢铁行业长期的“痛”。
  据统计,我国铁矿石外汇消耗仅次于集成电路和原油,位居第三。自2000年以来,我国共进口铁矿石116.7亿吨,花费外汇额10628亿美元。其中,2011年、2013年和2019年年度花费外汇额超过1000亿美元;2015年到2019年,连续4年进口量超过10亿吨,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
  高昂的成本之下,利润表现则相形见绌。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9年,我国黑色金属压延业利润总额18105亿元,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利润总额6732.8亿元,而四大矿(铁矿石业务)EBITDA合计17350.5亿元,是我国重点钢铁企业利润总额的2.6倍;四大矿净利润9190亿元,是我国重点钢铁企业利润总额的1.4倍;2012年到2019年,我国重点钢铁企业利润率最高为2018年的6.9%,BHP铁矿石业务利润率最低为2016年的35.5%。
  资源保障形势如何?
  目前,钢铁行业资源保障形势严峻,是综合我国钢铁行业资源保障体系建设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得出的判断。
  从外部环境来看,首先是全球资源配置的不均衡和耗竭性,导致资源需要全球化供应才能满足需求。根据《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铁矿石2018年储量为1700亿吨,可开采25年,基本满足需求。但铁矿石资源存在分布不均衡的特点。虽然澳、俄、巴等12国铁矿石储量占比89.2%,但优质铁矿资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印度,三国合计总量占全球比重达47.7%。除资源分布不均衡以外,铁矿石优质资源在逐步减少。目前,全球铁矿石供应品位总体呈下降趋势,且每年均有大型矿山进入中后期或枯竭期。近期新建矿山也多以接替性项目为主,如BHP新建South Flank项目替代Yandi矿,FMG新建Eliwana项目替代Firetail矿,力拓新建Koodaideri铁矿项目,以及VALE新建S11D项目。
  其次,关键(战略)矿产布局和“逆全球化”倾向给资源全球化配置带来一定阻碍。2016年11月,中国发布《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首次将24种矿产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2018年2月,美国发布35种关键矿产目录清单;2018年3月,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发布日本31种关键矿产;2019年澳大利亚发布《澳大利亚关键矿产战略》报告,确定24种关键矿产……从各国发布的关键矿产目录中可以看到,关键矿种和来源重合度较高,主要分布在全球知名的矿产产地,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南非、巴西等。为打破中国在一系列现代生活领域关键矿产供应的主
  导地位,美国去年组建了矿业联盟,吸纳了十个矿业国家入盟。与此同时,“逆全球化”倾向蔓延,美国先后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俄之间的《中导条约》等,并暂停资助WTO;英国“脱欧”以及中美“贸易战”导致的关税增加,这些对我国资源的全球布局必然带来消极影响。
  另外,近年来主要矿业国家矿业政策调整频繁也对矿产资源全球化配置产生了负面影响。这些政策主要体现在限制原矿出口,对矿石出口加征关税,或修改矿业法,提高资源税征收比例等。
  从内部环境来看,首先是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较低。2019年,我国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产业集中度36.82%;22家千万吨级以上钢铁集团集中度仅52.38%。而美国、欧盟、日本前4位钢铁集团集中度分别为65%、73%和75%。韩国前两位钢铁集团集中度更是高达85%。
  其次是国内矿供应“难挑重担”。自2015年以来,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一直处于80%以上高位水平,主要是国产矿供应增幅低于需求增幅,无法满足需求快速的增加,另外国产矿生产成本高,竞争力较差,外加黑色金属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2015年以来持续负增长或小幅增长,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最后,废钢无法解“燃眉之急”,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资源紧张形势。2019年,我国钢铁行业废钢比为21.6%,与国际平均水平(36%)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和欧盟28国(56%)、美国(70%)、日本(35%)、韩国(41%)等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明显。尽管随着钢铁积蓄量的增长,废钢产出量仍有较大增长空间,但与当前的铁矿石用量相比,仍然无法起到显著的替代作用。
  如何建设高质量资源保障体系?
  未来5~10年,钢铁行业将朝着绿色低碳方向发展,这一趋势也必然对原料供应质量提出更高要求。高质量资源保障体系建设面临着严峻考验,同时也蕴藏着机遇。
  我国钢铁行业高质量资源保障体系由原燃料、废钢供应及配套贸易体系、运输体系和交易体系共同组成,目标应该是建立长期、高效、稳定、多元的系统体系。只有从国内矿、进口矿、贸易体系和权益矿等方面多措并举,才能实现建设高质量钢铁行业资源保障体系的目标。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研究认为,国内矿建设约有10年~15年的机遇期和窗口期,要遵循“稳产量、调结构、高质量”的建设目标,从生产和运营两方面着手推进。生产方面,要实现绿色化、智能化和基地化;运营方面,要朝着国际化、市场化和现代化迈进。
  进口矿保障建设方面,要积极参与全球矿业治理、“一带一路”建设等,加强与各国矿业市场、政策、标准等领域的对接,以及矿产贸易谈判和规则修订;进一步发展矿产品进口贸易,积极与除主流供应地区以外的矿产资源国家合作,实现进口来源、方式、品种和渠道的多元化,最大可能地分散风险;提高采购集中度,建立采购区域联盟或生态圈,并适时考虑建立铬矿等战略资源的储备体系。
  贸易体系方面,首先是要优化定价机制。目前,以普氏指数为代表的铁矿石指数在反映铁矿石价格的透明性和公正性上受到市场广泛质疑,铁矿石金融化、短期化趋势更加明显,价格容易受铁矿石金融产品及其衍生品的过度投机影响而剧烈波动,并且中国缺失定价话语权,经过上下游传导,影响钢铁行业稳定,增加行业成本。下一步,要加快我国铁矿石价格体系建设,完善铁矿石期货市场,探讨期货等多元化的定价机制和模式,在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没有明显提高的前提下,可组织进口采购联盟,增强在市场采购中的话语权,与卖方共同研究完善铁矿石定价机制。
  其次是完善交易体系。当前的铁矿石市场与金融市场的联系空前紧密且高度一致,国际矿业勘查、开发、运输、贸易以及铁矿石指数、期货、现货、衍生品等市场体系均与金融体系高度融合。下一步,我们要完善现有交易平台,积极研究金融产品的作用和影响;构建铁矿石金融战略体系,进一步完善铁矿石金融产品机制,加强监管力度,抑制过度投机炒作,保障铁矿石价格体系合理运行;进一步发展和完善铁矿石进口贸易,强化与国际上主要的铁矿石生产商和出口国建立稳定的铁矿石国际贸易对话机制。
  第三,要保障运输通道。中国80%以上的进口铁矿石来源于澳大利亚和巴西,为加强进口铁矿海运环节风险防范,建立风险防范应急机制,保障进口资源运输安全。
  权益矿建设方面,我国矿企可从长期战略、低成本战略、多元化战略和整体战略等多角度考虑,采取多种海外投资模式,并警惕资源、政治、劳工、环境等多重风险。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