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报道 » 正文

从山区小矿企到全球矿业巨头,解密洛阳钼业十年崛起之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11-05  浏览次数:105
核心提示:从山区小矿企到全球矿业巨头,解密洛阳钼业十年崛起之路
 近日,宁德时代将成为洛阳钼业二股东的消息,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据悉,洛阳钼业是快速成长的全球矿业巨头,拥有独特的产品组合。通过精准把握矿业周期,该公司连续成功实施大手笔并购,从中原山区的一个小矿企成长为世界矿业巨头,仅用了十余年时间。
从2012年登陆A股市场至2022年十年间,洛阳钼业飞速发展,营业收入增长约30倍,其中营业收入从百亿元到千亿元仅用了四年,2017年实现营收241.48亿元正式迈入百亿时代,2020年实现营收1129.81亿元成功晋级千亿时代。
世界矿业巨头是如何快速崛起的?在全球“买买买”有哪些“秘籍”?背后又有哪些精彩故事?未来将如何布局?近日,记者对洛阳钼业董事长袁宏林进行采访。
资本市场助力崛起
洛阳钼业前身是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一家国有钼矿企业,曾一度严重亏损,负债累累。在当地政府的主导支持下,引入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先后经过2004年和2012年两次混合所有制改革,激活了公司发展动能。2012年10月份在上交所上市,实现A+H两地上市,自此洛阳钼业便进入了“国有引导、民营主导、市场化运作、国际化经营”的发展之路。
“这十年,我国资本市场快速发展,服务实体经济实力不断增强,我们借力资本市场抓住几个行业波动的周期,拿到几个世界级的矿山资源,为国际化矿业公司打下基础。”袁宏林感慨地说,“如果我们国家没有一个强大有效的资本市场,没有完善的商业银行体系,我们也无法获得这些好的矿山资源。”
公开资料显示,洛阳钼业2013年以8.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澳大利亚北帕克斯铜金矿NPM80%权益;2016年收购巴西的铌磷业务和刚果(金)铜钴业务TFM56%股权;2017年收购TFM24%股权,对TFM权益提升至80%;2018年参股华越镍钴30%股权,布局印尼6万吨镍钴湿法冶炼项目;2020年收购刚果(金)KFM铜钴矿95%的权益。
在袁宏林看来,矿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海外并购离不开国家的支持和资本市场的助力。
据介绍,2016年洛阳钼业同时收购刚果(金)的铜钴矿和巴西的铌磷资源时,交割需要53亿美元。依靠在资本市场树立的良好声誉,在当时融资环境各方面都不好的情况下,洛阳钼业依然通过了国家审批。最终,洛阳钼业一次性购汇100亿元人民币,完成了这两个项目的交割,在国际矿业界树立了言而有信、具有强大执行力的良好形象。
健康的资产负债表是获得融资的关键。据了解,在洛阳钼业内部,一直强调“敬畏周期,做好流动性管理”,保持健康的资产负债表,被称为“永恒的主题”。
不止如此。据了解,为了按时完成交割,洛阳钼业一般先在银行贷款,交割后再在资本市场进行股本融资,修复资产负债表,降低杠杆率。
根据公开资料,洛阳钼业2013年完成澳大利亚NPM的并购后,2014年发了49亿元的可转债;2016年刚果金和巴西并购完成后,2017年进行了180亿元的定增,以修复资产负债表,提高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
通过一次次海外并购,洛阳钼业成长为全球领先的铜和白钨生产商,全球第二大钴、铌生产商,也是全球前五大钼生产商,同时还是巴西第二大磷肥生产商。在洛阳钼业看来,这种独特的产品组合有助于公司穿越市场的牛熊,提升抗风险能力。
逆周期“抄底”
这十年,洛阳钼业取得快速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是对矿业公司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有着深刻认识。洛阳钼业认为,矿业成本是一切竞争的本源,成本的背后是资源禀赋和高效率低成本的运营管理能力,这是其一切战略布局的基础。
矿业公司生存的命脉就是必须持续地布局优质的资源。2012年登陆A股之初,面对栾川钼矿资源品位不断下降的紧迫感,洛阳钼业要持续发展,就必须去拿高品质资源,而海外并购则成了必然选择。
近年来,因成功实施多起重大海外并购,交易对手也是国际知名矿企,洛阳钼业客观上积累了丰富的海外并购经验。其中,一个重要原则就是“逆周期收购”。
“处于周期底部的时候,适时出手,才能以相对较低的价格拿到好资产。”袁宏林强调。
比如,据介绍,2015年至2016年,全球大宗商品包括石油价格全线下跌,矿业整体进入严冬期。全球最大的上市铜生产商自由港公司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2016年初“最寒冷”的时刻,其市值跌到最低仅44亿美元。为改善财务状况,自由港公开表示将通过出售资产以偿还债务。洛阳钼业抓住机会,从自由港手中获得了刚果(金)TFM铜钴矿这一世界级资源。而洛阳钼业完成并购不久,钴价、铜价便迅速上涨,2017年钴价翻了一番,铜价涨了30%。
对于并购标的,洛阳钼业亦有自己的标准,首先,收购成熟在产又有稳定现金流且被验证过的项目;其次,尽可能选择大的矿业公司作为交易对手;第三,看成本是否具有竞争优势;第四,要具有一定的体量;第五,选择与未来经济发展趋势紧密相关,且发展空间大的矿业品种。
探索现代化矿业模式
在海外并购的同时,洛阳钼业也在逐步探索现代化矿业公司的新型发展之路,即构建和夯实“矿山+贸易”的模式,使产业链往下延伸。
2018年,洛阳钼业收购埃珂森IXM的100%股权。埃珂森是全球第三大金属贸易平台,拥有覆盖80多个国家的金属贸易网络及客户体系和全球化的物流和仓储体系。彼时,多家券商发表研报认为,埃珂森的加入将扩大洛阳钼业在资源领域的布局和影响,同时也与其矿业板块以及公司的投资融资能力协同,有利于其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利润增长点,增强公司全球行业竞争力和影响力。
“把贸易公司与矿业结合起来,是希望将我们矿业的价值充分释放。同时,贸易公司也能给我们提供信息,让我们知道哪一个品种未来更有前途,让我们在品种并购以及在矿山扩建的节奏方面做得更好。”洛阳钼业方面解释道,“通过贸易公司,我们可以跟下游终端应用客户以及上游矿山企业进行无缝对接,使我们对全世界的供需情况有更深的了解。”
据洛阳钼业财报显示,埃珂森从2019年7月底开始纳入公司财务报表合并范围,2019年至2021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72亿元、7.72亿元、8.65亿元、6.44亿元,已成为洛阳钼业新的利润增长点。得益于此,洛阳钼业的营收额从2020年迈入千亿时代。
聚焦新能源金属
值得注意的是,洛阳钼业赶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彻底爆发前布局了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钴,目前以555万吨钴资源量居全球第一,占全球22%份额。2023年,KFM、TFM混合矿的陆续投产,将形成年产7万吨钴的产能,洛阳钼业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钴供应商。
洛阳钼业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有深入研究。据悉,2016年洛阳钼业在并购TFM时,就确定新能源汽车产业未来会崛起,而三元电池供应链中最脆弱的恰恰就是钴,由此,拥有全世界最好钴资源的TFM会有潜在的巨大价值。
对于锂电池另一重要金属锂,市场预计持续供不应求,锂价持续上涨,全球范围内频繁发生“抢锂大战”。
对此,袁宏林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公司一直看好新能源赛道,对与全球能源转型大趋势相关的金属都密切关注。但不会盲目扎堆,将坚守自己的并购原则,一旦机会出现的时候就果断地出手,没有机会的时候就耐心地等待,精心地准备。”
据透露,根据未来规划,洛阳钼业将重点围绕清洁能源和低碳排放方面进行布局,聚焦新能源金属领域,并在此领域持续寻找机会做投入,形成优势和特色。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洛阳钼业早在2021年就与宁德时代在新能源金属资源领域进行全方位合作,宁德时代已通过旗下邦普时代入股KFM。
9月30日晚,洛阳钼业公告宣布,宁德时代将入股公司成为二股东,这将深化双方的合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拓展产品组合,提升行业影响力。(证券日报网)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